一是完完全全的喜怒无常,一整个的无所适从。

以后会很少上lof
本来也不太常上
如果发的话应该也都是自己写的乱七八糟了
除非是答应基友……不然以后大概都不会写同人了
没原创来得痛快
毕竟我根本不会写剧情
也不会塑造人物
对话更是烂得一匹
所以还是随便乱搞吧
以前是个自留地,以后仍然是
所以说,看到的有缘人
如果是因为利格关注我的话
取关请随意
当然如果愿意继续看我瞎逼逼叨的话

大家互相视奸吧

【利利格罗】听说有人恋爱了(3)

*利利乌姆x格罗苏拉

*花吐症第三章

*在OOC的道路上狂奔

*玩梗无极限

*第一章地址:http://sherlockiancoldplayer.lofter.com/post/1cc13933_eeef1f1

第二章地址:http://ichrishoper.lofter.com/post/1cff4be2_efcd3fe

*格罗裙:615306390


    其实吧,单百合花与Lilium这个名字的相契度就足够让人联想到格罗苏拉暗恋的是谁了。但监察课毕竟是监察课,内务调查课毕竟是内务调查课,不能草率下结论。八字真言:大...

【利利格罗】听说有人恋爱了(二)

你是要把我笑死,好继承我的遗产

三相交流电:

与我退哥 @子退 的魔幻接文

*道德观察看多了的产物

*ooc

*花吐症

*第一章在这
http://sherlockiancoldplayer.lofter.com/post/1cc13933_eeef1f1

  “震惊!他是最受敬仰的长官,如今竟然......”

  早上十点永远是监察课的点心时间,雷打不动,风雨无阻。只要副课长不停止出差,办公室里姑娘们的欢声笑语就不会停止。

  ——天知道每次副课长带回来的黑色皮箱里会藏着多少令...

寻人启事


玩老梗。

新电脑没下好看的字体,拿啊逗比自带黑体将就一下

【利利格罗】听说有人恋爱了(1)

*利利乌姆x格罗苏拉

*花吐症设定

*努力地走了搞笑文风

*OOC

*格罗裙:615306390


    五长官发展到现在,其实并不像从前那样具有至关重要的地位了,这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情。大家似乎更执着于茶和甜点,而不是严肃的讨论与政治——除了格罗苏拉。格罗苏拉将自己全身心地献给了多瓦王国和ACCA,这也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没错,从没人对此有疑义。

    虽然每次开会不见得都会讨论些多么有意义的事情,但开会是必须的。你看,ACCA鸟不就是这么讨论出来的么。一个完美代表了曾经五长官审美的...

昨天在1835

小闲文的整合,标题都是歌名

——————————

1.Soundaland of mind

恍若隔世,恍若隔世。
如果我在电影里,我就是那喝过酒,存在自己幻想世界中的旅人,跌跌撞撞,不知今日何日。
我突然不再沉醉于下午两三点的阳光,而是倾心于傍晚时分的暮色,昏黄的,甚至是火红与紫色的,它极速褪去,而你为它的存在而迷醉,为它的流逝而惋惜。
我从一个梦中走出又堕入另一个幻境。万千回忆涌上心头,走马灯般闪过,我从中抓住怀念,悔恨与幻想,如宝物般将它捧在手心,看着它从指缝间溜走,不知所终。
于是我缓缓醒来,恍若隔世。

2.Fourth of July

钢琴在很安静地敲着。
旋律不断地重复。
你要什么呢?...

【利利格罗】不曾妥协

R18

被催了好久,打了好几次火踩了好几脚油门才开起来的车。
说是今天修一修但是修着修着就睡着了,我的肉都无聊到这种地步了吗
因为图很难看,所以就不发图了

关键词:扯着头发后入
格罗苏拉群:615306390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86833213504661#_0

【利利乌姆x格罗苏拉】格罗先生的小屋(2)

*人物绝对崩了

*私设利利乌姆是国王面前的红人,忠心于国王,这里是没有分区的设定的,就是一个统一的国家,然后这两人在这里的年龄大概都在三四十岁,仍然有年轻气盛的成分在(强行圆人设的作者)

*起名废懒得起名字,就直接用弗罗旺当餐厅名了

*还是有点仓促,估计回头要修一修

*下章开车

*格罗苏拉群:615306390

 

 

     “这当然不行。”利利乌姆平静而胸有成竹地说。他站在桌边,手里帮格罗苏拉扯着布料。语气极严肃,动作极认真,场景极可笑。格罗苏拉边点头边在布料上做着记号。

   ...

【利利乌姆x格罗苏拉】格罗先生的小屋(1)

*利利乌姆x格罗苏拉

*格罗苏拉群:615306390

*文风成谜

*第九话过后坚定地把利利改得更强势了

*OOC!!!!

*“小镇有海鸟与涛声,有各色花儿与猫咪,镇上有的是形容艳丽的姑娘,温柔惠美的姑娘。”改写自金庸先生的《白马啸西风》中名句【所以说蜜汁文风


————————————

    利利乌姆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小镇。是这样一个小镇:正坐落在海边,海浪声与海鸥啼鸣相交织。不需要太多人与车辆,明黄色与粉红色的砖墙挨挨挤挤,偶尔有缝隙中间伸出一株植物来,爬山虎肆无忌惮地绿了满墙。地上坑坑洼洼,雨天过后便积着水,有车辆经过就会溅起些许水...

一往而深【利利格罗】

情书形式【并不会寄出】
痴汉格罗
严重OOC
拿这个文风做个实验
醒醒吧你根本没有文风这种东西你只学会了翻译腔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格罗群:615306390
【碎碎念完毕】
——————————————————
亲爱的利利乌姆,
    当我提起笔来时,夜已经深了。今天要处理的事情并不多,但处理完之后仍旧到了深夜,窗外几无行人,路灯明明暗暗。我想这是因为我时常想着你,于是思维转得格外慢一些。你本就是在我生活中时时存在的,如今还钻进了我的脑海里,对我颐指气使,阻碍我的思维运行,总是把我的意识拉到你那边。
    在我思考事情的时候,你说,我可不会这么觉得。在...

格罗苏拉车。群里聊天的时候即兴写的,无cp,欢迎代入任何人,代入自己也可以
——————————
格罗苏拉群宣!欢迎加入格罗苏拉造型工作室,群号码:615306390

小欢喜[利利x格罗]

   之前ACCA群里情人节活动的作品,幼年格罗苏拉与利利乌姆的故事,小学校园[非ACCA]设定,把洛克斯区的制服改成家族传统服饰了,把洛克斯区纤细男人的设定也改成家族传统了。
    格罗苏拉大可爱!观文愉快,文尾有格罗苏拉群群宣。
————————————————
    格罗苏拉是一个瘦弱的孩子。这不怪他也不怪他的母亲,他家几乎每个人都是纤细的。是体质或者是饮食的问题,这也没有人去追究。
    格罗苏拉平常总是裹着毯子上学,面无表情,说不定其实还在梦里,根本就没睡醒。不然,他怎么会裹着...

发布了长文章:

点击查看

女权追求的是平权,而男权是男性凌驾于女性之上,这从来就不是一对反义词。

无梦无沙:

发布了长文章:《从乘风破浪歌看女权主义》

快来快来

无限上🍢:

简单粗暴的寮宣(。)在网易新区风雨同行双平台₍₍ (ง ˘ω˘ )ว ⁾⁾欢迎大家加寮!啊如果能取人物名字就更好了ww₍₍ (ง ˘ω˘ )ว ⁾⁾等f5凑齐了(呸)我们再来商量会长副会长的事hhh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风一般的男子!

Agent Wayne:

 【奇异博士】 4月2日纽约片场照,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与切瓦特·埃加福特街头狂奔。

source

大圣,归来

前段时间《大圣归来大画集》终于到手啦~看着里面的画又忍不住燃起来了XD  看了_Mus_大大的画,稍有感触,就写了个这个,一口气下来的,一字未改,虽然现在看着有点儿酸……噗

——————————————————————

百年前他在五十世里轮回辗转,某一世化为一稚童,听得许多齐天大圣的故事,记得他身如玄铁,火眼金睛,长生不老七十二变,筋斗云十万八千里。

可彼时他不过是一只被层层封印,被心魔锁住的猴子,不甘,日日怒嚎,铁链锁得死紧,火熔不化,石砸不开。

然后稚童出现在泼猴面前,历历细数他过去的功绩。听到夸赞就高兴,听见败绩便恼怒,一拳轰倒一棵树,好一只泼猴。

世间险恶,怎容稚童...

长夜 【仿古龙风】【补完】

刚开始看古龙,随便写了写……半梦半醒中模模糊糊看到的……然后就被同学对数学答案的声音惊醒了←_←没有后续……大概没有

 @君山歌酒 说我没有get到古龙的精髓……好吧要做到两行以内一定另起一段确实有点难噗

还有酒名实在想不出来就拿情丝绕来凑数了……………………憋打我,起名废

----------------------------

花满楼跌跌撞撞走进来时,陆小凤早已坐了多时了。

陆小凤敛息坐着,常人若不注意看决不能发现他,花满楼虽看不见,却好似早知道陆小凤坐处,直直跌进陆小凤怀里去。

看见此时的花满楼,陆小凤却不由大惊,只因一个时辰前花满楼还是言笑晏晏,此时却面...

Tumblr今天登录界面。

Agent Wayne:

漫威的小伙伴们:

《蚁人》病毒营销视频

官方原视频发布于北美上映之前,现在国内也上映了,看过的小伙伴可以把这些作为电影正片的补充内容来看,比如电影里提到把别人的豪车开进游泳池神马的……

(btw,底下的滚动字幕也都是彩蛋,主播是曾在钢铁侠1&2出现的记者Christine。)

一共5段视频,见下载。

  • 在线视频1 以报道形式串起复联2和蚁人,并公开斯科特·朗的入狱照

  • 在线视频2 新闻演播厅和狱中的斯科特搞起现场连线,场面失控

  • 在线视频3 ...

【谜之桥】谜叔叔你特么告诉我你是怎么想的!!!!这特么造的是什么桥!!!!怎么承重!!!!!中间凹下去那个三角是什么鬼!!!!单根承重是什么鬼!!!对撞又是什么鬼!!!我不行了我笑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图片来自:B站【谜之声随便玩】来造桥吧!Poly Bridge 低多边形桥 av号2877527  游戏名字:Poly Bridge

视频地址: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877527/

【短篇】Together Again 【黑暗系】

随手写的,没好好写也没写好……自己看着觉得不太舒服,不想改了,将就着发上来吧

一边听这首歌一边写的,听之前也没看歌词,单纯按照这首歌给我的感觉在写

--------------------------------------------------

你回来了。

你会回来,没错吧?

我们又将在一起了。

你看,没有你的日子,我连笑都笑不出来。

你快回来啊。

我们会像以前那样起舞,我们交换秘密,我们心照不宣。

你不来,我就走到你面前。

越来越近了,你感觉到了吗?

我周身都是你的气息,正如被你密实地裹在怀里,啊,妙不可言,令人战...

【破竹同人】外!链!

http://m.weibo.cn/3184905131/CuKV80FCN

图片都能和谐我真是忍不了了……

其实原著里俩人没啥,不过考虑到是西方人写的,情绪表露就比较露骨,比如二人十余年之后再见在大街上直接抱在一起哭,还有互相说我爱你之类的,其实是没有那啥的意思,就单纯是比较直白……

【瓶邪】等 [短篇,虐,主要人物死亡注意]

雪。

下雪了。

寺庙里的钟声响了起来,庄严,肃穆。

白茫茫一片真干净。

这是我第十年呆在这儿。


禅房的门开了,那个年轻小哥走了出来,抬头看雪。黑亮的眼睛里映出飘扬的雪花。

这是他第十年来这里。


我是个赖在这儿十年不肯走的鬼,他是个占据同一间禅房十年的人,空着或不空着。


住持知道我的存在,我偶尔会给他添乱,他也不说什么,只是一双平静无波的眸子看着我的方向,那目光太深邃,总让我觉得自己快要被他盯得消散掉,只好向他点点头,后退离开;他同样也不对那小哥有些霸道的行径置一词,有时那人在风雪交加的夜里出现,拍门声在风雪声中呼啸,他也只是披上外衣将他领进来,带进来一地雪水。...


不可留【2】臆想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真!的!在!日!更!!!!!!!!【其实本来就准备写短篇的也不知道在激动个什么劲】

------------------------------------

5月19日

什么?你问我?

哦,谢谢,我今天的精神状态还算不错,真的,谢谢关心。

已经很久没有人这样关心过我了。

不,没什么好抱歉的。我和他毕竟已经分手了。我不想害他。

后不后悔和他在一起?这个问题应该问他吧,问他有没有后悔和我在一起过。和他在一起是我有过的最幸福的时光。无论是追他的时候还是在一起之后。

讲讲,好吧,讲讲。

我很喜欢去酒吧,可以说是某种逃避...

不可留【1】沦陷

我知道这次不会坑!因为我他娘的居然在日更!!日更啊!!!作为一个有着开坑不填星人!!!!我觉得我的生命简直成功!!!!!

这次要讲一个神经病的故事XDDDDDD

-----------------------------

5月20日

不可留。

今天是死期。

其实即使他们不来,我也活不了多久了。

艾滋病,曾经被认为只在同志之间流传的疾病。

这种事情谁说得清楚。兴许是某个曾经的床伴,兴许跟他有关系。在他身体里是阴性,到我身体里变成了阳性。

之类的。

有什么办法,怪得了谁,我是同性恋啊。恶心的、不为天理所容的同性恋。

曾经一夜过后,对方妻子找上门来,对方居然和妻子一起,骂自己变...

胡言乱语

听了个很有感觉的剧,看了篇膈应死的文,于是发癫了

--------------------------------

一颗心太脆弱,承受不住太激烈的感情。

轰轰烈烈固然让人心旌荡漾,然而轰轰烈烈后面跟着的总是燃烧,别人的凤凰涅槃于我或许是飞蛾扑火,一把火烧尽后的心如死灰,我担不起。

惊天动地又如何,那是别人的辉煌,我当然要祝福乃至于激动,可是于我,宁愿要平淡安稳的生活。平淡的生活里又何处不是情。

盐水冰棒,老旧的电风扇,破了几个洞的蒲扇,白色松垮的汗衫,偶尔碰上这么些旧气息扑面而来的剧,不由得心生悸动。印象里总是那些老旧的砖房,木窗,窗台上有铁栅栏,漆上的红色油漆被时间剥得斑驳,窗台下...

胡言乱语

周六,翘课去了创意园。遇上个展,无限欣喜。随处可见的森女系长裙、针织衫、雪纺上衣中,我是唯一的校服。

石板铺出的路,如瓦片一样让我心动。外部装饰充满冰冷的工业气息的展厅,几乎是引起性欲般地令我兴奋。

音乐节、现场,讲座,放映,节目册免费发放,木刻画封面勾起喜悦。我说虽然不能去,摸摸节目册也是好的啊,可爱的账号管理者,给我点了赞。

目的地依旧是旧天堂。暖黄的灯光,“匠气十足”匾,挂着的叫得出名字叫不出名字的乐器,密密麻麻直达天花板、仰得脖子酸痛才能看全的书,逼仄得至多过两个人的过道,占据了书店三分之一的黑胶和CD,咖啡区散进来的浓香,熟悉,令人感动。又一次赶上了阿飞的电台,听不太明白,算不...

© 去年在阿鲁吧 | Powered by LOFTER